藝術零距離
search
account_circle
language
典藏查詢
查詢
進階查詢

典藏有藝思|【主題:遊】世界上最美的地方

撰文/謎卡Mika

十八歲那年她獨自搬到台北,當時的她不知道,那班北上列車的終點站比她想像的還要遠,遠到足以讓她適應了濕冷的天氣、明白了都市人的生存之道、談了幾場很慘的戀愛、學會了場面話、還能夠倒背如流租屋注意事項;遠到讓她忘記了當初為什麼出發。 

undefined

 鄭世璠,〈台北之夜〉,1966,油畫,65.0x90.0cm 

但是那又怎樣,明天是她三十歲生日,所以她計劃展開一場生日旅行,這趟旅行從她最愛的那間酒吧出發。 

「再一杯白蘭地可可亞娜士!」 

「這是妳的第五杯囉。」酒保溫馨提醒。 

「沒事,我沒醉!」 

她什麼都沒有,甚至沒有一隻貓,但有的是大把大把的寂寞,離家十二年賺來的寂寞。 

「這樣是三分寂寞。」 

「不用找了。」她從口袋掏出已經分不清有多少的寂寞。 

「我明天就要去旅行,這將會是一趟深度的自我追尋之旅!」 

「你要去找自己啊?去哪找?」酒保一邊擦著玻璃杯一邊盡責地聽酒醉的客人發牢騷。 

她知道這番話有些超現實,但她已經準備好踏上心靈的探索之旅,因為她受夠了一團亂的生活,應該說,如此寂寞的日子,她想相信時間老人的旨意:「人生就是一場旅行。」她的心在角落泣不成聲,她的毛孔在尖叫;但身為一個大人,一個端莊得體的大人,她調整了眉眼的角度,淡淡的說:「世界上最美的地方。那個地方,只有自己知道。」 

「找到了然後呢?」 

「我也不知道,但路上會有答案。」 

大人打包了一整袋勇氣,背上肩,從嘉義上山,搭上日出小火車,她記得時間老人說,閉上眼,你想到的第一個地方,往那裡去找,所以她來了,至少可以吸芬多精,再怎麼樣這一趟都不算浪費。火車繞著阿里山,經過的卻是一幕一幕成長的記憶,有些恍如隔世,有些彷彿昨日。
她看到一家三口沿著步道散步,他們時常來看森林裡那些生長了超過三千年的紅檜巨木,巨木的軀幹儲存很多水,支持了整個生態系,巨木長得很高,望得很遠,總是靜靜看著雲起雲落,人來人往,也見過這一家三口好幾次,有時候小女孩睡著了趴在爸爸的背上,那次爸爸沒有來,女孩牽著媽媽的手。這次媽媽的手提了太多行囊,跨著急躁的步伐向前走,女孩沒有跟上,獨自留在原地。 

undefined

 席德進,〈阿里山神木〉,年代待考,素描,38.8x26.9cm 

等等,那個女孩,長得很像她。是妳,我必須要跟她講話,必須要跟她講話。大人對自己說。 

「嘿!」 

女孩好奇地回頭,大大的雙眼,黑色眼珠轉動著專屬於孩子的純真。大人站在她面前,手足無措地整了整自己的衣領,好可愛的孩子,她心想。一陣風吹過,吹走了初次見面的慌張,彷彿女孩已佇立在此好久好久,與天地萬物排練了千千萬萬次,只等待著她的到來。 

「我是妳,長大後的妳。」 

大人就這樣脫口而出,這句任何人聽到都會覺得荒謬的話,連她自己都嚇到。 

女孩笑了,呵呵呵地笑,沒有驚訝也沒有害怕,她只是呵呵地笑著,像一個快樂的孩子。大人想擁抱她,卻又膽怯。 

她想起記憶裡那棵阿里山神木,在1997年代,因連夜大雨而斷裂,傾倒在森林鐵路上,當時新聞好轟動。但是事實上,神木在1956年遭到雷擊的時候就已經死了,當時政府為力挽頹勢,在殘軀上種植幼苗,製造綠意盎然的景象。整整四十年,他們終於肯放手,放倒這棵三千年神木,正式與祂告別。值得慶幸的是,林務局後續整理阿里山森林遊樂區內的三十八株巨木,搭建棧道成為新景點,從此之後人們得以上山欣賞巨木群。 

有時候雖然很難,但我們必須放下過去,才能擁有新的未來。 

她彷彿聽見女孩笑容背後的哭泣,不,那不是哭泣的聲音,而是小小的她滿載著失望,墜落得太深而聽不見回聲,只有心頭一悶,黑暗的大手摀住尖叫的嘴,嗚嗚嗚。天空突然下起雨來,嘩拉嘩啦地,將世界縮為傘下。 

「嘿,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世界上最美的地方?」 

大人伸出手牽著女孩走。 

零度的氣溫,兩人握著熱可可在玉山主峰等日出。 

大人想起幾年前第一次攻頂的時候,凌晨三點從排雲山莊出發,帶著頭燈摸黑往上爬,拉著鐵鍊半懸掛在山壁上,迎著低溫與強風,回頭看見登山客們閃著銀白色的頭燈,一盞一盞,好似沿著步道發光的一閃一閃亮晶晶,緩緩移動著,也像一種神秘的祈福儀式。最後讓她熱淚盈匡的,是正在兩人眼前再次上演的黎明破曉,她說這是世界上最磅礴的舞台劇,女孩很安靜,陽光穿破雲層是一瞬間的事,而那一瞬間就是永恆,永恆地溫柔著,她希望此刻的光也能夠融化女孩冰封的心門一點點。 

「這裡是台灣的第一高峰喔。妳看那邊,那是玉山北峰,雖然看起來就在旁邊,但走過去還要三、四個小時呢。」 

undefined

許深州,〈玉山北峰〉,1970,膠彩畫,63.0x79.0cm 

「為什麼我們要在這麼高的地方?」 

「嗯,因為這是我想到記憶裡最美的地方,山總是帶給我平靜和遼闊的感覺,充滿了魔法,我想你應該也會喜歡魔法。」 

「玉山北峰有一個氣象站喔,是台灣很重要的氣象站,在那裡工作的人每天醒來都看著這樣無邊無際的景色,一個月才下山一次。」 

「會不會很孤單?」 

女孩圓圓的大眼望著遠方,金黃色日出照在她凍紅的小臉頰上,蓬鬆的羽絨外套和帽子包住了她整個身體,讓她看起來像一隻卡通裡的軟糖熊。 

「接下來想去哪?不然,妳帶我去看看妳喜歡的地方?」 

undefined

王國禎,〈合歡山〉,1996,油畫,100.0x65.0cm 

那是一大片壯闊的草原,風和日麗,豔陽高照,遠方數不盡的山嶺層層疊疊。大人心想,這不就是她夢想中可以滾來滾去的快樂草原嗎?雲朵飄來成為海,山頭成為島,將世間其他一切都隔絕,這是一個安全的地方。原來她心裡的渴望也是女孩的?出於本能地,她什麼也沒說,拉著女孩開始奔跑,用擺脫地心引力的那種決心奔跑,有一剎那她們幾乎相信自己會飛起來。 

「爸爸喜歡爬山。」女孩說。 

 

undefined

 陳其茂,〈雪山行〉,1980,版畫,37.0x53.0cm

大人想起小時候總是看著父親的背影,在木棧道一步一步往上走,對小小的她來講,每一個步伐都太大,上山的路看似沒有盡頭。女孩的羽絨服換成了向日葵洋裝,黑色的布繡著亮黃色與太陽橘的花朵。大人認得那套衣服,是她幼稚園畢業那一年買的,後來還穿著它去動物園、去拜訪遠房親戚,去了好多地方,家中好幾本相簿中都有這件洋裝的出現。 

兩人在草原上散步,走著走著她們遇見一座橋,橋的兩側全是碎片:有小時候的芭比娃娃、有落空的期待、砸到地上的生日蛋糕、笨重卻刺耳的甩門聲、信任、安全感、天真、家、小狗、房子、父親、彈珠台、風箏、酒瓶、嘔吐物、拳頭、尖叫、尖叫、尖叫,女孩開始尖叫,她掉進去一個洞裡,洞裡全是寂寞與失落。 

大人先是驚嚇不已,卻又很快的感受到一股油然而生的勇氣,她必須要救那個女孩,救她自己,這是她來這裡的目的。她縱身一躍,在看不見盡頭的無限墜落裡,大把大把的寂寞和眼淚從她口袋掉出來,往上飛走。她感覺想吐,吐出一坨又一坨爛泥般的恐懼,往上飛走。尖叫,還有女孩的尖叫,黑暗中她伸出手,她終於緊緊抱住她。「妳已經不用害怕。」這句話沒有發出聲音,但有一種愛不需要用言語來傳遞。 

好像看見光,兩人被一朵軟綿綿的雲接住。 

三十年的人生,這位勇敢的大人第一次感受到愛的能力,第一次感受到堅定。 

「嘿,我們可以一起,打掃那些碎片。」 

經歷如此的混亂,女孩一滴眼淚都沒有流,沒有驚訝也沒有害怕,她只是靦腆地望著遠方。 

「要喝嗎?」大人遞出一罐養樂多。 

「我不認識妳。」 

她低下頭,垂著長長的睫毛,她記得爸媽說不要拿陌生人給的飲料。 

「可是我愛妳喔!」 

「為什麼?」 

「因為妳值得被愛。」 

女孩沈默不語,彷彿那句我愛你是外星來的語言,傳進她耳裡成了一串無法處理的亂碼。 

「我覺得,妳是一個蠻好的大人……」 

「我是個很棒的大人!是因為你長成了一個很棒的大人喔。」 

大人有些驚訝,她從來沒對自己說過如此肯定的話。從有意識以來,母親對她很挑惕,她也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,不夠苗條,不夠聰穎……但這一切自我批判,就到今天為止。她要客觀地認識自己,洗掉身上的泥沙,她要保護這個美好的小女孩。 

「嘿,長大的過程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,但妳放心,一切都會好的。」 

「妳看到對面的山了嗎?那是奇萊北峰,很美很美的地方,有一天妳會登上那個山頂,靠妳自己一步一腳印走上去,因為妳一直都是一個如此強壯、充滿冒險精神的人。」 

undefined

 黃則修,〈高山古情-奇萊北峰的冰貌〉,1961,攝影,18.8x25.4cm

山峰如寶石般莊嚴美麗,雪季的殘冰沿著山隙伏流而下,亮如閃電,晶如川河。誰能想到三十歲生日的這天,會展開一趟如此意外的旅行呢?有人說,人不是隨著年齡漸漸成長的,而是一瞬間,一瞬間,整個世界可以徹底瓦解再重組,如果你願意縱身一躍的話,也許它會組成趨於圓滿的形狀。 

「我會永遠陪在妳身邊,妳再也不需要在別人身上尋找這份愛。」 

女孩仍站在她的防備之牆後方,大人越過牆,雙手繞著女孩,像揉湯圓那樣搓搓她,一邊搓一邊說:「知道嗎?知道嗎?」直到女孩再次仰頭大笑,那是年紀很小的孩子獨有的笑聲,從身體共鳴的樂不可支。 

「好啦,我知道啦。」 

「一起回去岡山的家好嗎?我很懷念我長大的地方。」 

undefined

 席德進,〈岡山(景)〉,1950,水彩畫,27.0x39.0cm

火車站、羊肉爐、黃昏市場、前鋒國小,那些幾乎遺忘的回憶都一一浮現了,爸爸煮得超好吃米糕、媽媽煎的魚、一起看的電影……那些可愛的,曾經被疼痛的土壤給埋藏的童年,沿著回家的路,湧上心頭。街道的景色已經不同,眷村的老屋全部都拆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棟一棟高聳的紅色大樓,新國宅,他們稱。但南台灣獨有的藍天白雲她認得,媽祖廟的香火始終鼎盛,她慶幸那間從小吃到大的麵店仍然在原地,替她守護著記憶。 

「妳會再來岡山找我嗎?」 

「我不需要到岡山也可以找妳,因為妳就是我。」 

「我就是妳。」 

 

熟悉的氣味,大人閉上眼,深深呼吸,明白了曾經歷的一切都有意義,明白了生活就是一場旅行,人手一張單程票,唯有不斷經歷,學會療癒與放手,才能繼續向前走。 

 

女孩緩緩張開雙眼,起身拉開她為這個房間精心挑選的米色窗簾,從陽台望出去東邊的天空掛著粉紅色日出,清晨六點的台北很安靜。她感覺自己做了一場很長的夢,已經弄丟了細節,說不上來哪裡變得不一樣,頭當然還有些宿醉帶來的沈重,卻感覺心柔柔軟軟的,像春天的青草,像夏日浸上腳踝的白色浪花,像昨夜有人帶著醫藥箱來將曾經受的傷都包紮好了。 

她準備回屋裡替自己泡一杯咖啡,用一如往常的方式開啟一如往常的一天,轉過身,女孩在玻璃窗戶的倒影上,看見夢中那位大人的臉。一頭烏黑凌亂的髮、靈動的雙眼,她伸出手,久別重逢的淚涓然而下。 

「生日快樂。」 

 此刻,她真的相信,一切都會好的。世界上最美的地方,就在她的心裡。 

   

  

  

  

----------

作者介紹與導讀 

 

國立臺灣美術館
403 臺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 2 號 04-23723552
資料更新日期:2021年07月28日
民國107年 版權所有
加入收藏

前往加入會員

» 登入

» 立即成為會員

關閉
取得授權

您必須先將作品加入收藏,再進行授權申請程序。

詳細的授權須知、申請步驟、授權金等資訊可點選「了解更多」按鈕前往說明頁。

了解更多
關閉
版權提示

warning

版權所有,請勿任意轉載使用

關閉
vertical_align_top